<nav id="uyeok"><strong id="uyeok"></strong></nav>
<xmp id="uyeok">
  • <dd id="uyeok"><optgroup id="uyeok"></optgroup></dd>

    刑事辯護中心

    當前位置: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 刑事辯護中心 > 刑辯頭條 > 

    飲酒釀血案 辯護留希望 - 一起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的刑事案件

    時間:2018-05-07 14:35發布: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案情簡介】2008年9月17日徐桂鵬律師與本所主任肖勇承辦了一起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的刑事案件。

      被告人葉君曾系被害人杜杰在駕校的學生,平時交往密切。2008年9月17日20時許,葉君與杜杰在重慶市奧體中心附近一大排檔喝酒時,杜杰所在駕校的另一學生陳帝給杜杰打來電話,葉君幫忙接聽時,兩人在電話中發生爭吵,后杜杰又與陳帝等人相約見面,并叫葉君一同前往,葉君即打電話叫被告人劉定湖約人前去幫忙毆打陳帝等人。當日21時許,葉君隨同杜杰到達本市九龍坡區楊家坪鐵馬集團大門口與陳帝等人會合后,即動手追打陳帝,劉定湖等人也相繼趕到現場,對杜杰及陳帝同行的唐曉華實施毆打。其間,劉定湖持刀將杜杰大腿刺傷。隨后,葉君將杜杰送往醫院搶救,杜杰經搶救無效死亡。后本站律師接受當事人葉君近親屬委托后,核實相關證據,提出辯護意見,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葉君有期徒刑十年,當事人未上訴。

      飲酒釀血案 辯護留希望辯護詞

      審判長、審判員:

      根據《刑事訴訟法》和《律師法》的規定,受被告人葉君的母親蔡嘉梅的委托,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指派我們擔任葉君的辯護人,依法出庭參加本案的訴訟活動。依照事實與法律,辯護人提出如下辯護意見,望法庭采納:

       一、本案葉君不具有故意傷害被害人的主觀目的和客觀行為

      重慶市人民檢察院第五分院渝檢五分院刑訴(2009)號起訴書指控:“杜杰又與陳帝等人相約見面,并叫葉君一同前往,葉君即打電話叫被告人劉定湖約人前去幫忙毆打陳帝等人?!?/p>

      根據重慶市公安局九龍坡區公安分局刑警支隊于2008年9月19日17時20分對劉定湖所作的詢問筆錄,劉定湖有關“第一次打電話是喊我去大公館給他開車,第三次打電話是喊我去鐵馬廠門口,當時他與人在那里發生糾紛,不準他走,喊我去幫忙”的供述以及重慶市安局九龍坡區分局于2008年9月18日2時10分對葉君所作的詢問筆錄,葉君有關“問:你邀約杰兒(劉定湖)過來時喊他拿什么東西了沒有?答:沒有”的供述都證明葉君沒有叫劉定湖帶兇器前來傷人,僅僅是希望劉定湖過來幫其開車,助其離開,避免糾紛。而且在庭審過程中也查明葉君曾在電話中對劉定湖提出“不要出事”,這顯然說明葉君主觀上不具有傷害杜杰和唐曉華的故意。而劉定湖攜帶刀具以及到現場“亂舞”刺中杜杰大腿,這些都不是葉君所能預料的,而且是違背葉君意志的,葉君不具有故意傷害被害人的主觀目的。

      根據重慶市人民檢察院第五分院渝檢五分院刑訴(2009)號起訴書,葉君陪同杜杰前往是應杜杰之約。而陳帝之前又約杜杰前往,杜杰是葉君在駕校的老師,葉君見杜杰喝醉并受杜杰之邀陪同前去是基于保護其老師避免摔傷或撞傷,并非是葉君主動去傷害對方。而劉定湖趕到并刺傷杜杰事先未和葉君共謀,事中也未征得葉君同意,并且違背葉君“不要出事”的提醒,到達后“亂舞”刀具,該行為與葉君沒有任何關系。葉君只是與陳帝口角并在現場兩人出現抓扯,自始至終葉君都沒有與杜杰和唐曉華出現糾紛,更沒有毆打或傷害二者的行為。因此葉君不具備故意傷害的客觀行為的構成要件。

      本案,首先,葉君雖然有邀約他人的行為,但并沒有邀約劉定湖對其他人使用刀具進行傷害的意思和行為。其次,劉定湖不顧葉君“不要出事”的提醒,超出了葉君的犯意,其攜帶刀具并刺傷杜杰完全是其個人行為,該超出犯意所造成的后果不應由葉君來承擔。再次,葉君與杜杰是多年的好朋友,在駕校的時候杜杰就是葉君的老師,兩人師生感情頗深。而這次葉君也是見杜杰喝醉而應杜杰之邀陪同前往,并非葉君主動要去傷害對方。最后,本案直接傷害致人死亡的不是葉君,最高法院對故意傷害的審判已有類似的案例,同一事件被告人只對自己的主觀犯意和客觀行為承擔責任,而本案中若對葉君以故意傷害致人死亡定罪量刑顯然是有違法律、有悖法理,有損公平的。我們認為,應該根據不同的主客觀事實對葉君和劉定湖分別定罪量刑。

       二、葉君在事發后有自首和對傷者積極救治的情節

      重慶市人民檢察院第五分院渝檢五分院刑訴(2009)號起訴書稱:“葉君將杜杰送往醫院搶救,杜杰經搶救無效死亡”,又根據重慶市公安局九龍坡區公安分局楊家坪派出所于2008年9月18日1時30分對葉君所作的詢問筆錄,其中葉君有關“我馬上去攔出租車,攔下后又去扶起師傅,這時有個路人(不認識)也幫忙扶起他上了出租車,我就和杜杰一起,乘出租車到了九龍坡第一人民醫院”的供述,這些都證實在事發后葉君立刻將傷者送往醫院進行搶救。

      在庭審過程中了解到,2008年9月17日,葉君在醫院等候杜杰手術的過程中,請求當時一個在醫院負責的女士報案,該女士勸他不要急,并給葉君拿來了水,隨后該女士報案(辯護人已申請法院調取證據)。如果屬實,這也充分說明葉君具有主動報案和投案的情節。并且葉君一直守護在醫院,沒有逃離的意思和行為,在公安機關到場后又積極配合公安機關查明案情,這同時也說明葉君具有投案和如實供述的情節,因而,葉君依照法律規定應構成自首。退一步講,即使醫院沒有報案,但是,葉君作為一個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其應該能預知到傷者死亡,公安機關肯定會來到,而葉君不但沒有逃跑,而且一直守候在傷者身邊,等待公安機關到來,積極配合查明案情,如實供述案件事實,這也完全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67條第1款有關“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所規定的自首的構成要件,等同于自首。一方面,葉君送傷者到醫院急救,在當時緊急情況下,馬上至傷者于不顧轉而去投案是不現實的,其在醫院一邊守護傷者,一邊等待公安機關到來是當時比較恰當的處理方式;另一方面,當公安機關到醫院后,葉君積極協助查明案情,并如實供述案件事實。因此,葉君符合法律規定有關自首的構成要件。

      三、被害人杜杰、唐曉華對本案的發生均有過錯

      唐曉華于2008年9月18日0時41分接受重慶市九龍坡刑警支隊的詢問時有關“具體罵的我記不清了,好像陳帝罵的要打架啊,我在這里等你,你邀好多人來嘛”的詢問筆錄說明陳帝、唐曉華等人對葉君進行語言上的挑釁,是本案之所以發生的原因之一,對本案的發生具有過錯。并且唐曉華在接受詢問時有關“共六人在聶春艷開的吉友漁苑吃火鍋魚”的筆錄以及“問:吃飯時喝酒沒有?答:每個人都喝了的”的筆錄說明,陳帝、唐曉華等人事發前喝了很多酒,這同樣也是醉酒后不能控制自己的言行發生語言沖突繼而引發該案的原因之一。

      重慶市人民檢察院第五分院渝檢五分院刑訴(2009)號起訴書有關“葉君與杜杰在本市奧體中心附件一大排檔喝酒時,杜杰所在駕校的另一學生陳帝給杜杰打來電話,葉君幫忙接聽時,兩人在電話中發生口角爭吵,后杜杰又與陳帝等人相約見面,并叫葉君一同前往”的指控說明杜杰在明知葉君與陳帝發生了口角后仍然約其一同前往,對本案的發生應預見而未能預見,其本身是具有過錯的。且庭審中查明杜杰喝了大量的酒,已經不能保持清醒的狀態。此時,杜杰仍約葉君一同前往,其自信能夠控制局面而實際上已經不能控制。從這一點上說,杜杰對本案的發生同樣是有過錯的。

       四、本案不同于其他故意傷害案,有其特殊性

      2009年2月18日,《重慶法制報》刊登了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王明故意傷害致人死亡案,該案根據案情的特殊性獲最高院核準,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而本案的案情更具有特殊性,并且葉君既沒有主觀傷害的故意,客觀上也沒有故意傷害受害人的行為。本案情節較之輕,若判刑卻較之重,這于法、于情、于理都講不通。

      另外,葉君作為重慶榮財印務包裝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每年為社會納稅15萬元人民幣。特別是受金融風暴的影響,很多外出務工人員從沿海返城,公司在金融環境不景氣的情況下不惜減少盈利,招聘了大量的工作人員,解決了很多人的就業問題,無論是為社會財政還是為社會穩定都作出了很大的貢獻。

      綜上所述,無論從刑法規范還是從法理或是從情理角度來講,本案葉君不具有故意傷害罪的主客觀方面構成要件;同時,葉君也沒有邀約劉定湖攜帶刀具對杜杰、唐曉華等人進行傷害,而劉定湖造成的后果完全超出了兩人之前電話聯系所產生的共同犯意,違背了葉君的主觀意志,該后果不應由葉君來承擔;并且,葉君自首和積極的對傷者進行救治的情節應予充分考慮。在葉君被逮捕后還提出支付喪葬費使其老師盡快入土為安,葉君的家屬也積極向杜杰的家屬支付了喪葬費,并向傷者支付了部分醫療費。在庭審中,葉君也提出愿意積極賠償。這些都充分說明葉君主觀惡性不大。而且,本案事出有因,受害人同樣也對本案的發生具有過錯。

      葉君平時表現良好,無犯罪前科,系初犯,認罪態度好,其作為重慶榮財印務包裝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為社會作出很大貢獻。并且,葉君由于離異,留有兩歲的小孩需要撫養。望法院綜合考慮本案案情、社會因素以及有助于民事賠償等各個方面對葉君依法判決。

    X 關閉
    银行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