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uyeok"><strong id="uyeok"></strong></nav>
<xmp id="uyeok">
  • <dd id="uyeok"><optgroup id="uyeok"></optgroup></dd>

    刑事辯護中心

    當前位置: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 刑事辯護中心 > 職務犯罪 > 經典案例 > 

    世界五百強重慶“百事”高管受賄案

    時間:2018-05-25 11:12發布: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案情簡介

    2010年6月,震驚全國的重慶希爾頓股東涉黑案浮出水面。其后,希爾頓股東涉黑案引出世界五百強重慶某公司總經理叢某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和串通投標罪案。8月,叢某被重慶市公安局“希爾頓案”專案組采取刑事強制措施。叢某近親屬隨即委托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周宏、李忠澤律師擔任其代理人及辯護人。

    2010年11月,叢某一案偵查終結。檢察機關采納了辯護人的辯護意見,僅以叢某涉嫌收受他人錢物720萬元,構成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向渝北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2011年6月,叢某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一案在渝北區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法庭采納了辯護人的部分辯護意見,從輕判處叢某有期徒刑8年。據了解,本案是重慶市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案件中,受賄金額最高的一例。以往的案例中,被告人受賄幾十萬元都被判刑7-10年,而本案行賄人曾某某因向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也被判刑7年。

     

                        辯護意見

    重慶市渝北區人民檢察院:

       根據我們初步了解的案情,辯護人向檢察院提出以下辯護意見。

    一)、《起訴意見書》認定犯罪嫌疑人叢某受賄為720萬元的證據不充分。

    公安機關收集的有關犯罪嫌疑人叢某受賄金額的證據相互矛盾,無法形成證據鎖鏈。犯罪嫌疑人鈕某在2010年8月8日13時0分—16時55分的《訊問筆錄》中交代:“我在2009年年底到他們公司去拿錢和辦事的時候,曾某某告訴我他給了叢某400萬元錢的好處費?!?/span>

    而犯罪嫌疑人曾某某在2010年8月25日19時06分—21時10分的《訊問筆錄》中交代:“2008年年底,賄賂叢某50萬元,2009年的3月,賄賂叢某50萬元左右,2009年4月至11月期間,賄賂叢某6到7次,金額一般情況是50萬左右,時間上大致是每月一次,2009年的12月賄賂叢某80萬元,……”綜合曾某某的供述,截止2009年12月,其賄賂叢某的金額大約為530萬元。這顯然與鈕某的供述相互矛盾。

    我們認為,在叢某本人及其他犯罪嫌疑人的口供相互矛盾,無法相互印證的情況下,《起訴意見書》便認定叢某受賄金額達720萬元,遠未滿足證據確實充分的刑事訴訟證據原則。

     

    二)、犯罪嫌疑人叢某的行為屬于牽連犯,依法應擇一重罪處罰。

    公安機關認為犯罪嫌疑人叢某有兩個犯罪行為:一是受賄行為;二是串通投標的行為,并據此認定叢某涉嫌構成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和串通投標罪。但我們認為,叢某所謂串通投標的行為,也即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中所規定的 “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行為??陀^上,其兩個行為之間具有牽連關系,即叢某的受賄行為是目的行為,而串通投標行為是方法行為,二者具有關聯性;主觀上,叢某給鈕某打招呼幫助曾某某的公司中標行為的主觀目的就是為非法收受他人好處。其并沒有以串通投標損害招標人和其他投標人合法權益的主觀犯意。相反,叢某在給鈕某打招呼時,一再強調“不違反百某公司原則的基礎上”價低者得,而曾某某的報價也確實比別人的價格低。另外叢某本身也未實施真正的串通投標的行為,鈕某如何操作叢某并不知情。因此,從主客觀兩個方面分析,叢某的犯罪行為屬于牽連犯,依刑事司法原則,只能擇一重罪處罰。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商業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第六條的規定:“依法組建的評標委員會、競爭性談判采購中談判小組、詢價采購中詢價小組的組成人員,在招標、政府采購等事項的評標或者采購活動中,索取他人財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數額較大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條的規定,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定罪處罰?!本褪钦f,招標活動的組成人員在招標過程中,為他人謀取利益,僅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處罰。而各地方法院也按此規定執行,例如《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二庭審理商業賄賂犯罪案件適用法律指導意見(試行)》第十五條第二款規定:“投標人以行賄手段串通投標,投標人與招標人的行為又構成行賄罪、對公司、企業人員行賄罪、單位行賄罪、對單位行賄罪或受賄罪、公司、企業人員受賄罪、單位受賄罪等犯罪的,一般應擇一重罪處罰?!睋?,我們認為公安機關對叢某的定罪錯誤,沒有認定其屬于牽連犯,要依法擇一重罪處罰。

    檢察機關采納了辯護人的第二點辯護意見,僅以叢某涉嫌收受他人錢物720萬元,構成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向渝北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X 關閉
    银行理财